第二九三章 至高裁决

91视频

2018-04-26

第二九三章 至高裁决 但是,安争的地步跟他们的地步纷歧样。

第二九三章 至高裁决

  咱们的世界不雅真的很脆弱啊!  经典事例  地球边幅毁三不雅  地球素颜照曝光外形极端丑陋被网友称为毁三不雅,地球毕竟长啥样?地球仪上,地球是一个正宗的球体。中文发布了一张地球的素颜照,这让网友感到很惊奇,它凹凸不屈,这边陷出来,那里又鼓出来一块。全体样貌,有网友说像地瓜,有网友说像备用轮胎,另有的说,就像一个年夜石榴。

  谢谢您,老师!  59、萤火虫的可贵,在于用那盏挂在后尾的灯,专照别人;您的可敬,则在于总是给别人提供方便。  60、您的教师生涯,有无数骄傲和幸福的回忆,但您把它们珍藏在心底,而只是注视着一待开拓的园地。  61、春雨,染绿了世界,而自己却无声地消失在泥土之中。老师,您就是滋润我们心田的春雨,我们将永远感谢您!  62、传播知识,就是播种希望,播种幸福。

“这真的还是人吗?”大联邦的无数高层,无比震惊的看着那疯狂交战的一幕,不由得瞠目结舌。

此时的他们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现在看到的情形,虽然相隔万里,他们是在屏幕上观看,但是那好似隐含着无敌之意的剑光,依旧让人感到恐惧。

那一斩,让他们觉得心有余悸。 至于金色的拳印,更好似要将虚空爆碎,普通的武者在这拳印之下,就好似一个个蝼蚁一般。

“两人的攻击,已经超过了最强型号的禁忌之武!”有人轻声的说道。 对于这种汇报,没有人吭声,他们对于这种攻击超越禁忌之武并不意外。 因为刚刚的威势,已经让他们的心中有了这个准备。

一个个紧紧盯着屏幕的人,现在最想要看到的,就是在这场大战之中,究竟谁胜谁负。

可是,就在他们一个个凝神观看的时候,那清晰无比的屏幕,突然一黑。

这让很多人都生出不满,更有人大声的喝问道:“什么情况,怎么这个时候出现意外。 ”没有人回答,不过这个问题,在一个刹那,却也得到了解决,巨大的屏幕上,再次出现了诸神山顶。 无尽的烟雾散尽,罗云阳和约翰两个人的身影再次显露了出来,此时的两个人,依旧在诸神山的顶峰,只不过两个人的位置,一个在峰顶的正中心,而另外一个,则在峰顶的边缘。

约翰在边缘。

只需一步,他就要从峰顶跌下,虽然这种跌下,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但是两个人的位置,却让很多人看到了这一战的结果。 此时的约翰脸色苍白,他手中的石剑,更是多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。

“约翰败了!”圣者路西的声音中,充满了不敢相信的味道。

对于无敌者的强者,圣者路西可以说很清楚,他当年就因为自知不能抵挡神之审判,所以最终屈居约翰之下。

在路西看来,无敌者的神之审判,除了武神和缪拉之外,绝对没有人可以硬抗。

但是现在,又多了一个狗娘养的罗云阳!这家伙真他娘的猖狂!“好手段!”开口的是约翰,他的声音平和,并没有任何的不满,甚至他英俊的脸上,带着那么一丝的笑容。

这是一种无比自然的笑容。

无敌者胸怀宽广如海!这句话是无敌者约翰的敌人经常调侃的一句话,看似是在对无敌者赞扬,实际上却是在说,这位无敌者的心,比针眼还要小上几分。

罗云阳的精神力很强大,所以他能够感觉到约翰的身上,并没有任何的颓废之意。 刚刚的碰撞,猿龙第一变的力量虽然击溃了约翰的神之审判,但是罗云阳也感应到了那一剑之中,所隐含的强大威力。

无敌者约翰比之双头巨蜥王还要强大一分。 面对这约翰的笑容,罗云阳很淡然,他没有说话,而是腾空而起,犹如一条长龙,朝着约翰冲了过去。 约翰后退,也就是一个瞬间,他就退出了三百多丈。

可是就在他后退的刹那,他的手中,多出了一顶银色的皇冠。 皇冠很小,就好似一个玩具,但是约翰在后退之中,却将那皇冠,轻轻的戴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小小的皇冠戴在头顶,本来给人一种无比滑稽的感觉,但是当无敌者将那皇冠戴上的瞬间,他的气息,却变得无比的肃穆。 “本来,我是要将这一招用在罗开的身上,但是近日,你只有替他品尝一下了。 ”约翰淡淡的道:“不要怪我,怪只能怪你太年轻。

”太年轻,做事难免冲动;太年轻,所以底蕴不足;太年轻,有时候就是死路一条。

在这句太年轻说出来的瞬间,约翰的眼眸,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,而在这一刹那,他手中的石剑再次挥出。

“至高裁决!”众所周知,无敌者最强的手段,是神之审判,现在,他出手的法门,却变成了至高裁决。

就连缪拉,此时的神色都变得无比的肃穆,因为她也不知道约翰的至高裁决,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。

石剑轻轻的划动,没有光,没有势,没有一切,就好似孩童,在虚空之中,轻轻的斩动了一下。

但是,在这一下斩出的刹那,虚空出现了一道裂缝。

不,应该说,所有被这一斩所笼罩的地域,全部出现了一道裂缝,而裂缝最终所指的位置,则是罗云阳所在之地。 “法则之力!”缪拉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,手掌紧紧的攥了一下,看向无敌者的目光中,更是多出了三分的顾忌。 在神榜之中,缪拉的排名,一直都在无敌者约翰之上,但是此时,看着那看似轻缓,却好似隐含着无穷威力的一剑,缪拉第一次对战胜约翰失去了信心。

不过此刻,缪拉并没有太长的时间思索,她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罗云阳。

或者说,已经被这一剑笼罩的罗云阳。

罗云阳很强,可是现在,并不比他修为弱的约翰施展了隐含着法则的力量。 在这种力量下,罗云阳能够抵挡的了吗?随着这一剑轻轻的斩出,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身前,一股力量正要将自己直接分成两段。 虽然现在按照罗云阳的修为,就算是被斩成数份,也能够活下来,但是对于约翰这一剑,他却感到自己一旦被斩断,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死路一条。 躲避,这个念头罗云**本就没有想。 不是他想要坚持什么,而是在这轻飘飘的一剑斩落的瞬间,他就觉得自己的四周,根本就没有人还可以躲避的方位。

所以,此时的他,只有硬挡。

在那至高裁决就要来临的刹那,罗云阳快速的催动自己猿龙第一变的最强神通。

太素神眸!一眼,前方所有的世界,全部凝固!一眼,那破开虚空的规则,被冻澈在虚空之中。

也就是一眼,正在志满意的的约翰,发现自己整个人,竟然变的难以动弹。 无敌者一时间心慌意乱了,拥有那诡异皇冠的他,一直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。 却没有想到,就在他要将罗云阳斩杀的瞬间,竟然出现了如此大的纰漏。

这种纰漏,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。

罗云阳漫步向前,他的速度不快,但是每一步走出,却都好似一记重锤,重重的击打在了无敌者的心头。 缪拉,路西等强者,一个个神色之中,最多的是愕然,虽然他们距离交战之地很远,但是在罗云阳太素神眸施展的瞬间,他们还是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。

或者说,在这一眼睁开的瞬间,他们就觉得自己的行动,已经开始停滞。 甚至一些靠的太近的大宗师,都在这一眼的笼罩之中,丝毫不能动弹。

罗云阳在来到距离约翰只有一尺距离的位置,赫然朝着约翰轰出了一拳,而就在他这一拳轰击的瞬间,本来一动不动的约翰,突然动了。

动的是约翰体内的力量,在这股力量的运转下,约翰的身躯就好似一颗炮弹,轰然炸裂。 但是,那戴在约翰头顶的诡异小皇冠,在这一刻,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,而后化成一道闪光,朝着远处疯狂的冲了过去。 一个刹那,它就划破了虚空。 这个动作,实在是太快,快的催动太素神眸的罗云阳,都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。 随着约翰身躯的破碎,那本来笼罩在虚空之中的力量,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。 罗云阳在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之后,更是快速的收回了太素神眸。 这太素神眸虽然强大,但是对于身体力量的损耗,实在是太大了,罗云阳此时,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猿龙斗天图的两个源核,都已经没有力量。

好在此时,有木系源核的力量支撑着身躯,要不然的话,罗云阳觉得自己这一下子,就要坐在地上。

那些被太素神眸冻澈心扉的观战者,此时一个个也清醒了过来,他们一个个看向罗云阳的目光,都充斥着畏惧。 就算是路西这样的神级念力师,也都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罗云阳,他刚刚展示出来的手段,让路西这等的至强者,都感到恐惧。

没有错,就是恐惧!西方十七城的一些高层人士,此时都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罗云阳,他们隐隐约约的感到,今日一战之后,整个大联邦的格局,将发生巨大的改变。

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,罗云阳的神色已经快速的恢复,他的目光落在一个西方十七城的强者身上道:“约翰的住处在哪里?”如果是罗云阳没有击溃约翰的肉身之前,这位西方十七城的强者,绝对不会背叛无敌者。 但是此时,他却无比痛快的道:“前方神之圣境庄园!”在此人手指点出的时候,罗云阳就已经腾空而起,他相信约翰绝对不会回神之圣境庄园,但是他来到美雅古城的目的,同样不是为了击杀约翰!他是为了九窍登天莲,为了烈火金刚鲁提尼!在听到答案之后,罗云阳就腾空而起,一如闪电般的朝着神之圣境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  她依旧是道宗中的小公主,而他略显浅显,只是在那重重人群中,两人对视,似乎都是悄然颤了一下,一种莫名的情感,充溢了他的心中。他喜好上了她。于是他开端奋力的修炼,他开端离开平常,从那道宗门生之中崭露头角,伴跟着他在道宗门生中的呼声越来越高,那道悄然注视着他的俏目,也是愈发的亮堂。

      奋斗的青春是美妙的景色恰是那万万颗在青春中奋斗的心,以及那万万双在天空中高飞的振翅,装扮着最美妙最美丽最宝贵的人生季候青春。将青春酿成人生最美妙生涯的动身点。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墨客意气,挥斥方遒。明示着一代伟人奋斗的青春。他们的青春因充溢奋斗跟激而洋溢着美妙,现在,青春正我在咱们手中,咱们不能容忍青春在咱们手中白白流逝,咱们不能在太息声中虚度时间,咱们不能在太息声中了却性命,那么就让咱们在青春时节奋发吧!让青春之花永久绽开在咱们心中,誊写一卷有声有色的人生。

第二九三章 至高裁决   一、以动物命题的赋作  枚乘《柳赋》描画兔园忘忧馆的柳树,写柳树生气勃勃的枝叶跟姿态,后年夜幅写到梁王举行宴会的盛况,末尾以自谦之辞作结。 第二九三章 至高裁决